愿与君独步天下
这便是古代女人的悲伤她对代善的爱慕也终抵不过三十年的夫妇斗了一辈子是依旧记得努尔哈赤见到未死的东哥时脸上所露出的笑貌 最感动的是过了三十...